地方资讯

与阿来面对面他们谈了些什么

发布日期:2021-10-17 15:2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作为四川作家,著名作家阿来将以东道主的身份,参与2021天府书展5场阅读分享会。

  10月15日当天,他便与四川作家蒋蓝、杜阳林,以及评论家何向阳分别面对面,围绕不同作品的文学表达和精神意义展开探讨。

  高尔基《在人间》、狄更斯《大卫·科波菲尔》、路遥《平凡的世界》……是什么作品,能让阿来联想起这么多经典著作?

  10月15日下午1点,阿来与蒋蓝、杜阳林以“底层少年坚韧成长的‘人生十年’”为主题,围绕杜阳林的长篇小说《惊蛰》中的故事和人物,探讨对家乡、时代的情感和希望。

  《惊蛰》的故事被设定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川北偏远的一个小乡村里。小说呈现的十年光阴,正是中国大地风云突变的十年,也与小说主人公凌云青成长的十年同步。杜阳林笔下的“观龙村”直面贫穷——物质贫穷不是最可怕的,精神上的贫瘠与干涸,才更叫人揪心。

  阿来说:“《惊蛰》中的凌云青和《在人间》中的阿廖沙一样,不断被生活苦难重拳击倒,满身血迹,自己挣扎着爬起来,踉踉跄跄,继续前行。所以我跟阳林说过,凌云青是更有现代意义的‘高加林’(路遥《人生》中的男主人公)。”

  他还将狄更斯的《大卫·科波菲尔》中一句话送给《惊蛰》:“我不喜欢现在的生活,所以我要改变我的生活!”

  作为四川作家,著名作家阿来将以东道主的身份,参与2021天府书展5场阅读分享会。

  10月15日当天,他便与四川作家蒋蓝、杜阳林,以及评论家何向阳分别面对面,围绕不同作品的文学表达和精神意义展开探讨。

  高尔基《在人间》、狄更斯《大卫·科波菲尔》、路遥《平凡的世界》……是什么作品,能让阿来联想起这么多经典著作?

  10月15日下午1点,阿来与蒋蓝、杜阳林以“底层少年坚韧成长的‘人生十年’”为主题,围绕杜阳林的长篇小说《惊蛰》中的故事和人物,探讨对家乡、时代的情感和希望。

  《惊蛰》的故事被设定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川北偏远的一个小乡村里。小说呈现的十年光阴,正是中国大地风云突变的十年,也与小说主人公凌云青成长的十年同步。杜阳林笔下的“观龙村”直面贫穷——物质贫穷不是最可怕的,精神上的贫瘠与干涸,才更叫人揪心。

  阿来说:“《惊蛰》中的凌云青和《在人间》中的阿廖沙一样,不断被生活苦难重拳击倒,满身血迹,自己挣扎着爬起来,踉踉跄跄,继续前行。所以我跟阳林说过,凌云青是更有现代意义的‘高加林’(路遥《人生》中的男主人公)。”

  他还将狄更斯的《大卫·科波菲尔》中一句话送给《惊蛰》:“我不喜欢现在的生活,所以我要改变我的生活!”

  同为《惊蛰》的首批读者,蒋蓝点赞:“这部作品让我们看到了乡村的残酷和残忍,很少人用比较残忍的方式写到自己的成长。”

  当天下午与何向阳的对谈现场,发布了阿来的8本图书,包括新版《尘埃落定》、《尘埃落定》的外篇《行刑人·银匠》以及《机村史诗》六部曲。这些作品无不散发着边地文化生机勃勃的气息。因此,对谈围绕“边地精神”在当代的继承和表达展开。

  为什么要写这些书?阿来分享了他的创作过程,“我做了一个研究地方历史的工作,但我们那些地方没有人书写历史,大部分是口传的。所以我就跋山涉水,访问很多人。到第四年,我坐在桌子前突然想写作了,用了几个月的时间,写了《尘埃落定》。”

  写完《尘埃落定》还不过瘾。“里面有两个角色,银匠我非常喜欢他,觉得银匠没写够,单独给他写了中篇。我觉得行刑人有意思,又写了8万字……”阿来说,写完后,他突然意识到他写了一个地方的地方史。到创作《机村史诗》时,他回想起自己上世纪70年代的艰难生长,感觉“悲欣交集”,“我觉得我每部书都怀有这样的心情。”

  谈到阿来的作品,何向阳说:“边地精神是一个很好的切入口,但它仍然不能涵盖阿来作品的精髓。阿来不是单纯的边地精神传承者,他其实有更大的、更宏阔的文学世界。”(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肖姗姗)香港内部正版免费资料